Raing

伊零 | 和耶稣一起旅行
头像是亲爱的Anna的作品。

五.终

当你拥有至亲的亲朋在千里航程的另外一边,那么千里航程不过是连接你这一个家和另一个家的线段。这是独属于这个时代的美好。而这个时代也有着她的诅咒:当地理距离不再构成拦阻、甚至时差都不再构成拦阻的时候,名为“时间 ”的瓶颈清晰地浮现出来——虽然在理论上,好几百位亲人朋友不过在一条微信、一个电话、一张机票以外的地方,然而我们如此之忙,在众多的选择面前手足无措,在一天的末了,不晓得自己到底有没有和谁建立了深刻的、交心的关系。这样的关系需要特意的营造,远远不是将自己几百分之一的时间分给某人,就能够换来的。

时间是生命的量词。

我挣扎在选择困难的手足无措里,被时间的洪流裹挟着一路向前奔跑。时而停下来的时候,你是否也能够听见,时光从你耳边呼啸而去的声音?

年华的易逝并不会让我感伤或者害怕,作为基督徒,我拥有的时间是无限的——当人间年月结束,那只是一出戏剧的序曲落幕、恢弘壮丽的主体部分开始而已。然而,置身于序曲之中的我,承受着选择困难和手足无措所导致的孤寂和悲伤。我有好几十位朋友,我兢兢业业地扮演一个好朋友、好姊妹的角色,然而当每一个人分到的时间都有限,我便不觉得和谁熟到一个地步,以至于她的生命可以承担我的一部分重量。当夜幕降临,地球这一边的亲朋们都进入了出于礼貌而不应该去打扰的时间段,而我不幸被巨大的负面情绪笼罩的时候,我有谁是让我可以求救的人呢?

“……你有谁是让你可以求救的人呢?”三十年前,我的牧师还不是牧师,甚至不是基督徒,他坐在一间礼拜堂里,听到讲道的牧师这样向听众发问、向他的心发问。这个问题在他心里萦绕不去,因为他无法回答。然后他信了耶稣。

耶稣的行迹记载在历史资料里,基督徒们说他是神,今天仍然活着,仍然在说话、做事、强烈的影响着我们的世界——诚然,在当今的社会中,耶稣无法像一个常人那样被我们的眼睛看到、用手摸到。可是,如果因为如此,耶稣就被划归为虚幻的话,那么,你就混淆了虚幻与真实的界限。

时间无法用眼睛看到、用手摸到,然而它却是你生命的量词。

一部小说所营造出来的世界,是虚幻的吗?若你花费了时间,让自己的精神沉浸在这个世界里,那么,因为你花费了真实的生命,你的一部分人生在这里面度过,对于你来说,它成为了真实。

网络是虚幻的吗?网络如同一张机票跨越千里航程一样,是连接一个真实与另一个真实的工具。当你花费时间读着这篇日志,当你的心思意念停驻在我的话语上面,那么我对于你而言,就成为再真实不过的一个人了。

“只是看看而已,并不会怎么样”是一个被魔鬼制造出来、再虚假不过的谎言,因为你的时间构成了你的生命,而你的生命是你本身。

呃,似乎扯远了。

年华的易逝并不会让我感伤或者害怕,然而,因为我有幸将一部分的生命与你分享,而同时也分享到了你的一部分,即使是一小部分也好,这是让我极为欣幸的事。

我们都知道旅行的概念,是从自己的地方出发,在另一个地方走上一遭,汲取到新鲜的、与自己的地方不同的体验,以此为美。与另一个地方作比,另一个人的心,何尝不是与自己不同、有独特丰富美妙之处的呢?这样的旅行,让我愿意继续留在世间。这样的旅行,也让我愿意继续生活下去。

-圣迭戈记.全文完-

4.29.2017于杜镇

评论 ( 4 )
热度 ( 3 )

© Ra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