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g

伊零 | 和耶稣一起旅行
头像是亲爱的Anna的作品。

"不断地受伤又不断地复原/生命仍是一个/温柔地等待着我成熟的果园"

上一篇

跌撞着、推挤着、哭泣着、一边又欢笑着,我们都在磕磕绊绊地往前走,时而滚作一堆,时而彼此扶持。回头看时,若能付之一笑——问谁有这样的胸襟?

在主里教导过我四年的泰莱莎姐姐,与我分开一晃也快四年了。在这四年里,羽翼初丰的小雏鸟没了巢,不得不去广阔天地里,寻求那更大、更长远、更无处不在的依靠。

我们在她的故乡重逢。


星洲号称很小,然而我的活动范围更加有限,因而到我离开时,星洲在我眼里,仍然是一座又庞大、又精致、又复杂的城市。首先我也不是来旅游的——应了泰莱莎姐姐的呼唤,我来与她同住一周,尽可能地为她陷入瓶颈的博士论文提供帮助。然而我非常享受这种利用帮助朋友之便,“捎带脚儿”的旅行...

基督信仰是“善”的吗?

许多人说:宗教都劝人向善。具体到基督信仰上,我说:不尽然。取决于你对善的定义到底是什么。

首先,圣经说:人人都有罪,每个人在认识神以前,都是个罪人。这对于一些相信自己清白高尚的人来说,难免有侮蔑之嫌。

然后,耶稣基督为了承担世人的罪,以无辜之身任凭诬陷他的人们把他钉在十字架上——他替所有的罪人去死,无论我们或领情、或不领情。这对于一些讲究公平正义的人来说,也是又不公平、又非正义的:甲杀了人,乙能替他去死吗?乙的父母岂不是要气死、痛死?

其三,在神眼里,最深的恶、其他诸恶的根源,不是杀人、不是叛国、不是反人类,乃是心底知道有神,却宁肯不认识他、不敬拜他。这和儿子假装自己没有爸爸,则对爸爸是...

[歌] 换季

词曲唱:伊零

试听:http://changba.com/s/SQQ1vnhoL-c4qdh9EOx2xw


可我不相信 有回不去的时光

闭上眼 奔跑在记忆的走廊

在右手边 最后一个房间

有少年时清澈的天


尘埃落地 在突然安静的空气里

你的眼睛 满满盛着离别

风越过季节 关上今夜的门扉

等待着 吹开下一页


所有斑斓梦想 与现实撞击而飞散

又被天父的爱 重新组合成明天

在时间尽头 海枯石烂 只剩下记忆

与浓得化不开的...

最近我只打算提出问题不负责回答因为我累了

上一篇

那个人的文章里,提到他过去做婚姻咨询时的经历:许多对夫妻,在被要求回忆一件共同经历的事的时候,两人重述出来的,吻合不上。

读到这一处的时候,我就哭了。存心说谎,是一件让我多么痛恨的事情。我相信那些夫妻,既然关心他们的婚姻到一个地步,愿意去做咨询来修补、维护它,那么他们多少还是相爱的吧?在相爱的两人之间,事实是怎样地被——主动或者被动地——扭曲了呢?我们的记忆,以及我们自以为的真诚,是有多么的不可信?

到了星洲以后的某一天,我将这件事和住在星洲、已经与丈夫经营了三十五年幸福婚姻的泰莱莎姐姐提起。是啊,她平静地回答,这是常有的事——两个人各自有各自的视角,各自有各自的立场。

我曾经...

“不着一字,谬以千里。”

在去往星洲的17小时航班上,我连了无线网络,一篇一篇一篇地读一个人的文章[1]。我以前觉得是他的文笔和思想打动我,后来渐渐觉得不仅仅是这些——我们有相似的成长经历,喜欢阅读同类的书。这些相似之处,只会在他的文章里时隐时现地提及而已,然而当我读到这些痕迹的时候,我就明白了,为什么他的文章通篇散发着让我感到亲切的味道。

我所竭力地、试图透过文字传达出来的,真的能够透过这几分钟阅读里短暂的交汇,而让你明白吗?抑或,因为你的眼睛遇见我的文字以前,我们已经各自走过了那么长、那么长的或许各种类似或许截然不同的路程,所以,能够明白我所说的话的人,你一看就明白了;然而不明白的人,即使读了,你依旧不明白呢?...

跃迁记.下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看看晚饭时间快到了,我就往机场去,想着问问航空公司服务台,是否能免费管我一餐。结论是不能。服务台当值的中年男人一脸遗憾地向我解释:这类由天气情况造成的延误,航空公司并不会把住宿负责到底,既然和他们合作的旅馆房间已经订满了,在这方面他们也没有更多能做的了。他一边这样说着,目光却没有离开过面前的一把登机牌,好不容易,才把我这复杂的状况理了个清楚。既然我要去星洲,为什么不能坐今晚从三藩出发的那一班呢?航班的座位已经满了。从邻近的洛城出发去星洲的航班,同样是每天晚上发一班,今晚出发的却没有满,那又是为什么我不能坐它?从三藩到洛城,虽然只需要飞一个小时,航班上的座位数量...

跃迁记.中

三藩的夜里无声地落着雨,坐在丽莎的车里,我无声地在心里对天父说着一百个感谢。这次出门,轻装简行,我连雨伞都没有带。丽莎家的客厅又整洁又安静,一张宽大温柔的沙发迫不及待地接纳了我。一夜好眠,直到满室亮起晨光,而后是悠扬的日光。

四月的三藩,空气明亮湿润。我和丽莎信步在街上走,白云底下,宽阔的大街上无拘无束地吹着爽快的风,那风的质地是海边的风,虽然视野以内半点也见不着海的踪影,反而望得见远处青绿平缓、与天相接的山丘。山丘上这里一簇那里一簇地错落着小小的房子,像少女的头发上点缀着花朵。

我心里怡然得很,虽然还不晓得今夜到了洛杉矶之后,又要睡在何处。洛城有我一个好久没联系的老同学,还...

跃迁记.上

我从杜镇出发,经三藩转机前往星洲的航班,预定是要在星期五晚上六点半启程。然而在周五当天上午,我就接到航空公司的电邮,说:三藩天气不良,可能会影响到晚上的航班时间。于是我开始祷告,求天父特别要保守遮盖我的行程,给我恩典。因为当初买机票时选择了最便宜的机票组合,结果我所预订的两班飞机,其间在三藩的转机时间只有一个小时——如果发生什么意外,我莫不是要错过从三藩去星洲的飞机了。我从来不曾错过航班,所以也不晓得,如果错过了会如何?许多的问号突然出现在脑子里面,我只有在祷告里将它们全部交托给祂。

杜镇机场的登机口,设施或许是新近更新过,候机座椅每隔几个座位就装有电源插座,可方便了我这种旅行还带着笔记本电...

尼亚加拉大瀑布记.完

发布了长文章:尼亚加拉大瀑布记.完

点击查看

“在大自然里浸泡着、与天父第一手的造物们零距离面对面的时候,这个问题的答案,离你也没有那么远。”

2018.3.22 请大家不要再用非洲人来指代坏运气啦

如果你平时在网络上、抑或现实生活中,并不会使用“非洲人”、“欧洲人”这样的词语来指代运气的差与好,那么或许这篇文章对你来说应该就到此为止,你不需要继续读下去了。和犯一个错误相比,因为没有犯这个错误而沾沾自喜、进而鄙视那些犯了错误的人,是更加要不得的态度吧?

假如这篇文章是给你的,那么,再过两三句话,它也该结束了。如果你讨厌被唠叨,我感同身受,所以我只是想要轻轻地给你提个醒。这些名词指代着的,是正在变得越来越小的地球村里面,几个街口以外,真实地生活着、爱着痛着的人们,和我们一样,有日常的挣扎和欢喜;其中的一些,在不远或远的将来就有和你成为朋友的可能。换位思考一下,假使你发现自己如今称兄道弟的朋...

 来!惊喜一下!


[歌] 为了你

词:苏洛歌 伊零

曲:伊零


试听:http://changba.com/s/Rg_vrXLLyYxKHSviStFZAQ


歌词:

为了你 我可以

为了你 我愿意

为了你 我爱你 我爱你


为了你 我可以

为了你 我愿意

为了你 我爱你 我爱你


在加略山 鸡叫之前

你看向我 的双眼

有洪水中 不能熄灭

的熊熊烈焰...


标题:安息日 The Sabbath Day 
词曲:伊零 
试听:http://changba.com/s/KOJZ6li9QMpWA1l_IP1uaw  

[正歌]
太阳落山 你的日子开始
飞鸟和游子 收拢翅膀归巢
喧闹的梦想 在路上的异象
重新往天父的双手里安放

[副歌]
我愿为你去 为你去拯救世界
其实你最想 唤我来贴近你心
我愿为你去 不计较生死离别
现在你只想 唤我来贴近你心

【照例来求已经存在的类似的曲目,有小伙伴知道的吗……】

安息日是来自基督信仰的一个典故,与中国人哀悼逝者时说的“安息”不是同一...

风信子 

词曲:伊零

收听这个仍然不是百分之百完美的版本:http://changba.com/s/Gq2XM5gPpH-DFG_LeBBdNw 

歌词:

我的风信子 它开了早春的第一朵花

是温晴的季节要来了吗?抑或

只是阳光,越过阴影

开始照在我的心上


——本来这只是一张图片,贴到朋友圈之后,它居然获得了比平时分享的东西多十倍的赞……然后,照片底下的一句话说明被我变成了一首幼稚的诗……最后,我把它配上了曲子,所以敢于拿出来见人了。

流行歌曲的歌词基本上有固定的结构,我自己在写歌的时候,也很乐意遵循;但是,或许只有我自己,再加上不多的几个人会...

[歌] 如果

词曲唱:伊零
试听:http://changba.com/s/3Q2nWQ1rf7gAev5xc0Q54g

站在你和我的终点 回首许久前一切的开始

你曾开玩笑对我说 愿这个时代有时光机

看你我一瞬间白头 昨天的诺言在明天永久

时光机里映出的 其实是今天我们分东西


那时我们并不懵懂 也了解不拥抱就没有别离

似乎去拥抱的勇敢 比坚守原地值得更多掌声

是因爱过而更完整啊 还是两颗心都有一半破碎

是否没有与我的记忆 你能更清新美好迈向黎明


如果不合适 是否我们不该选...

大瀑布记.二

后来很长的一段日子,种种事情都被我们遗忘在囫囵地塞进书包里又仓促地带回家、然后就不曾再摊开来整理的登机牌、餐馆小票、景点介绍手册等等一系列记忆的碎片里了。

那时候我们在水牛城的一间旅馆下榻,水牛城距离尼亚加拉瀑布城大约四十分钟车程,在北美人的认知里,算不上远。早晨我们开着租来的车,顺着尼亚加拉河沿岸的I-190公路北上,道路左边是奔腾的河流,右边绵延着一座废弃的化工厂,斑驳灰白的建筑与我们之间,舒展摇曳着金黄的野花。天色擦黑的时候,我们再沿着同一条道路开回旅馆去,中途经过一座横跨河面的公路桥,桥高而长,在顺桥而上、抵达拱顶以前的那个过程里,你可能会有种驾驶着车子在准备起飞的错...

一首简单的歌

标题:一首简单的歌 A Simple Melody

词曲唱:伊零

题记:祝大家新年快乐!!主耶稣爱你哦!!!!

收听:http://changba.com/s/yAeuN2lxXodifGkBykbLKQ (这个是完整版,和之前偷跑的独唱版稍微有一点点不一样)


[正歌]

从黑夜直到白天

我心逐渐明亮起来

生命因着你

从此变丰富变广阔神奇


[副歌]

我能给你的不多

只有这渺小的自己

和这一首简单的歌

你却说不止是这样而已


[结尾]

生命不止是这样而已

当你和我成为一体


参考资料:...

大瀑布记.一

若没有解决永生或者说生死的问题,就谈恋爱,简直是虚伪的一件事情。

我娘喜欢小动物,却不愿意养,因为猫狗的寿命也就十几年,今天她才退休不久,然而十几年后宠物死了,她却越发上了岁数,要受此精神打击,不晓得身体能不能捱得过去。那么推到人身上,是否适用同一道理呢?你若是爱他,六七十年后,亲眼看着爱人不呼吸了、不动了、不再笑了、若是信有灵魂,则灵魂也不知道上哪里去了,是否心要痛?为他痛,为自己痛,都在其中。若是从利己出发,自己届时也八九十岁了,身子虚弱,为养生着想,并不适于遭受此种打击。若是从爱他出发,又何苦让号称自己爱着的对方,经历这般摧心裂体的离别呢?

从古至今,我国或许有许多人...

尼亚加拉大瀑布记.零

人到底为什么要旅行呢?我所亲爱的泰莱莎姐姐,在比我现在还要年轻许多岁的时候,她曾经走遍世界,可是无论在哪里,都找不到一样东西、或事、或人,可以填满她内心那一处喧嚣着的空洞。回来以后,她信了耶稣。

我二姨说:网络上的、颜色太鲜明的自然风景图片,她不敢看。我多少能理解她的感受。从电脑屏幕那一处小小窗口望出去,注目极明朗的蓝天、或是极浓烈的秋色的时候,眼里的颜色饱满到如同有强烈的光从其中射出来,照进我心中的世界——从天顶直落下来,那光束穿过层叠的屋顶和丛生的枝蔓,照亮了平时被这一切小心地遮盖住了的地面,土地上一口深洞的轮廓逐渐浮现得越来越清楚。直面这样鲜明风景的时候,我想要流泪,因为它提醒了我,自...

从舞蹈团退役前的告别演出。参团8年,带团6年,这一个季节落幕之际,一点也不遗憾。

或许你猜出来了哪个是我,那样的话放在心里、或者悄悄告诉我就好啦,这个问题我不会公开回答的。其实又厚又夸张的舞台妆一画,我连自己都不认识。

补充说明:所有的舞者都穿了不透明的裤袜哦^^

[同人歌] 三只青鸟的歌

中文版试听:戳链接 

作曲上的参考:

1. New Life Worship, 《Breath Out》, 2015

2. 保罗.赛内维尔,《给爱德琳的诗》,1976


中文版歌词:

夜 已过去 早晨 冉冉升起

我们 在这里 展开 爱的旗帜

这爱 之坚强 能够拆毁 恨的高墙

天父 爱的光 照耀出 新的方向


惟愿你眼睛打开吧 心打开吧 思想打开吧 双臂打开吧

这爱 在等...

2017.6.10 灯塔记三

柏迪岛灯塔的最顶层,下午三点半。我们离了塔灯控制室,迈过连接观景台的小门,高空中烈烈的风连着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海景一起向我们扑过来。我惊呆了。

灯塔脚下宽阔的泊车场,站在平地上放眼四望时无边无际的绿地,统统在鸟瞰下清清楚楚地露出了它们的边境。停车场后面是绿地,再过去一段就是海岸,海的上方堆聚着暗色的云。绕到灯塔的另一侧再看,云朵的颜色则要明朗得多了,天空的尽头是明净的海面的蓝色。从海平线到灯塔脚下的陆地之间,散布着各式各样、奇形怪状的小小的岛。当然——现在我领悟到——这些岛的面积,要是回到平地上再看,感觉起来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吧。

我甚至在离灯塔很近的地方,...

2017.6.10 灯塔记二

发布了长文章:2017.6.10 灯塔记二

点击查看

而棱镜所做的,就是尽量减少了这光能的损耗,尽可能集中地把它传送出去。”

2017.6.10 灯塔记一

发布了长文章:2017.6.10 灯塔记一

点击查看

六月十日访柏迪岛。登灯塔而小外滩2333

这个平淡乏味?的世界比你以为的更富有戏剧性啊!之二

  1. 你已经死了,虽然你以为自己活着。

  2. 造成这种错误认知的原因,是你从来没有体验过真正活着的滋味,从一出生就没有。

  3. 盛开的鲜花从园子当中被剪下来,连叶带枝一起插在瓶子里面。你看她是活着呢?还是死了?

参考资料:Falling Plates https://v.qq.com/x/page/p0191c19k8h.html


这个平淡乏味?的世界比你以为的更富有戏剧性啊!之一

1. 你不仅仅是个普通人,而是已经判处死刑,收押待斩的罪犯。生活让你感到不自由吗?旁边的人们也如此?是了,这就是你和狱友们所待的监狱,它看上去的模样。

2. 你以为监狱以外的天地是不存在的,也因此在那个被你主观否定了其存在的地方,并不存在什么力量,正在努力地摇撼铁栏,想要冲进来解救你。

3. 天父对你的爱,远远比你能感知到的要深。你脚掌所踩的,并非平凡无奇的地板,而是万仞不见底的深渊——然而你每走一步,每一个转身,都被他超自然的力量,悉心的托在手上。

五.终

当你拥有至亲的亲朋在千里航程的另外一边,那么千里航程不过是连接你这一个家和另一个家的线段。这是独属于这个时代的美好。而这个时代也有着她的诅咒:当地理距离不再构成拦阻、甚至时差都不再构成拦阻的时候,名为“时间 ”的瓶颈清晰地浮现出来——虽然在理论上,好几百位亲人朋友不过在一条微信、一个电话、一张机票以外的地方,然而我们如此之忙,在众多的选择面前手足无措,在一天的末了,不晓得自己到底有没有和谁建立了深刻的、交心的关系。这样的关系需要特意的营造,远远不是将自己几百分之一的时间分给某人,就能够换来的。

时间是生命的量词。

我挣扎在选择困难的手足无措里,被时间的洪流裹挟着一路向前奔跑。时而...

圣迭戈记.四

发布了长文章:圣迭戈记.四

点击查看

因此,什么是更加值得珍惜和把握的,也就一望而知了。”

三之三

我开着表哥的爱车出门,出了小区往大道上一拐,迎面就见到苍葱翠绿的山。圣迭戈多山,也靠海,这一点和开普敦相类,山势却远比开普敦平缓温柔。四近有名字、或没有名字的山,大舅在患病以前,都一一爬过了,他不会开车,于是捡个晴天上午,单车出门,骑到山脚,爬上山去,再爬下来——青绿的山巅与广阔的天空之间,在许多的时刻,只有他自己,以及从苍穹往下凝视他的天父。这样的时刻吸引着他一再回到山里,直到舅妈顾念他的身体,不准他再去了。回得家来,宽敞安静的客厅里只有一个角落明明灭灭地闪着光,电脑屏幕映着表哥专注的脸。父子俩彼此表示不懂,对方的世界到底对人有什么吸引力可言。

有着上帝的这个世界,又对人有什么吸引力可言呢...

[同人歌] Missy的歌

我曾经作过一个比喻,说当中嵌有诗歌的文章,就好比珠宝盒子;其实现在想想,这样的文章若是好,说是嵌珠宝的首饰要更合适一些。《The Shack》就是这样一篇小说,当中只有短短的一首诗——确切说是女主角所作的歌,然而是点睛之笔。

小说里的歌,自然只有词,而不会带着曲调。感谢天父,这首曲子经过了大约一年的时间,终于写就了,赶在由小说翻拍的同名电影在北美上映的这一天早晨,唱好传到了网上。就歌唱来说,自己只有大约70%满意而已。然而还是很好的记念。

词:William P. Young 曲并唱:伊零 

点这里收听:http://changba.com/s/bQfrmWGGsouEmx0FBUePUw...

1 / 4

© Ra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