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g

伊零 | 和耶稣一起旅行
头像是亲爱的Anna的作品。

大瀑布记.一

若没有解决永生或者说生死的问题,就谈恋爱,简直是虚伪的一件事情。

我娘喜欢小动物,却不愿意养,因为猫狗的寿命也就十几年,今天她才退休不久,然而十几年后宠物死了,她却越发上了岁数,要受此精神打击,不晓得身体能不能捱得过去。那么推到人身上,是否适用同一道理呢?你若是爱他,六七十年后,亲眼看着爱人不呼吸了、不动了、不再笑了、若是信有灵魂,则灵魂也不知道上哪里去了,是否心要痛?为他痛,为自己痛,都在其中。若是从利己出发,自己届时也八九十岁了,身子虚弱,为养生着想,并不适于遭受此种打击。若是从爱他出发,又何苦让号称自己爱着的对方,经历这般摧心裂体的离别呢?

从古至今,我国或许有许多人...

尼亚加拉大瀑布记.零

人到底为什么要旅行呢?我所亲爱的泰莱莎姐姐,在比我现在还要年轻许多岁的时候,她曾经走遍世界,可是无论在哪里,都找不到一样东西、或事、或人,可以填满她内心那一处喧嚣着的空洞。回来以后,她信了耶稣。

我二姨说:网络上的、颜色太鲜明的自然风景图片,她不敢看。我多少能理解她的感受。从电脑屏幕那一处小小窗口望出去,注目极明朗的蓝天、或是极浓烈的秋色的时候,眼里的颜色饱满到如同有强烈的光从其中射出来,照进我心中的世界——从天顶直落下来,那光束穿过层叠的屋顶和丛生的枝蔓,照亮了平时被这一切小心地遮盖住了的地面,土地上一口深洞的轮廓逐渐浮现得越来越清楚。直面这样鲜明风景的时候,我想要流泪,因为它提醒了我,自...

从舞蹈团退役前的告别演出。参团8年,带团6年,这一个季节落幕之际,一点也不遗憾。

或许你猜出来了哪个是我,那样的话放在心里、或者悄悄告诉我就好啦,这个问题我不会公开回答的。其实又厚又夸张的舞台妆一画,我连自己都不认识。

补充说明:所有的舞者都穿了不透明的裤袜哦^^

[同人歌] 三只青鸟的歌

中文版试听:戳链接 

作曲上的参考:

1. New Life Worship, 《Breath Out》, 2015

2. 保罗.赛内维尔,《给爱德琳的诗》,1976


中文版歌词:

夜 已过去 早晨 冉冉升起

我们 在这里 展开 爱的旗帜

这爱 之坚强 能够拆毁 恨的高墙

天父 爱的光 照耀出 新的方向


惟愿你眼睛打开吧 心打开吧 思想打开吧 双臂打开吧

这爱 在等...

2017.6.10 灯塔记三

柏迪岛灯塔的最顶层,下午三点半。我们离了塔灯控制室,迈过连接观景台的小门,高空中烈烈的风连着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海景一起向我们扑过来。我惊呆了。

灯塔脚下宽阔的泊车场,站在平地上放眼四望时无边无际的绿地,统统在鸟瞰下清清楚楚地露出了它们的边境。停车场后面是绿地,再过去一段就是海岸,海的上方堆聚着暗色的云。绕到灯塔的另一侧再看,云朵的颜色则要明朗得多了,天空的尽头是明净的海面的蓝色。从海平线到灯塔脚下的陆地之间,散布着各式各样、奇形怪状的小小的岛。当然——现在我领悟到——这些岛的面积,要是回到平地上再看,感觉起来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吧。

我甚至在离灯塔很近的地方,...

2017.6.10 灯塔记二

发布了长文章:2017.6.10 灯塔记二

点击查看

而棱镜所做的,就是尽量减少了这光能的损耗,尽可能集中地把它传送出去。”

2017.6.10 灯塔记一

发布了长文章:2017.6.10 灯塔记一

点击查看

六月十日访柏迪岛。登灯塔而小外滩2333

这个平淡乏味?的世界比你以为的更富有戏剧性啊!之二

  1. 你已经死了,虽然你以为自己活着。

  2. 造成这种错误认知的原因,是你从来没有体验过真正活着的滋味,从一出生就没有。

  3. 盛开的鲜花从园子当中被剪下来,连叶带枝一起插在瓶子里面。你看她是活着呢?还是死了?

参考资料:Falling Plates https://v.qq.com/x/page/p0191c19k8h.html


这个平淡乏味?的世界比你以为的更富有戏剧性啊!之一

1. 你不仅仅是个普通人,而是已经判处死刑,收押待斩的罪犯。生活让你感到不自由吗?旁边的人们也如此?是了,这就是你和狱友们所待的监狱,它看上去的模样。

2. 你以为监狱以外的天地是不存在的,也因此在那个被你主观否定了其存在的地方,并不存在什么力量,正在努力地摇撼铁栏,想要冲进来解救你。

3. 天父对你的爱,远远比你能感知到的要深。你脚掌所踩的,并非平凡无奇的地板,而是万仞不见底的深渊——然而你每走一步,每一个转身,都被他超自然的力量,悉心的托在手上。

五.终

当你拥有至亲的亲朋在千里航程的另外一边,那么千里航程不过是连接你这一个家和另一个家的线段。这是独属于这个时代的美好。而这个时代也有着她的诅咒:当地理距离不再构成拦阻、甚至时差都不再构成拦阻的时候,名为“时间 ”的瓶颈清晰地浮现出来——虽然在理论上,好几百位亲人朋友不过在一条微信、一个电话、一张机票以外的地方,然而我们如此之忙,在众多的选择面前手足无措,在一天的末了,不晓得自己到底有没有和谁建立了深刻的、交心的关系。这样的关系需要特意的营造,远远不是将自己几百分之一的时间分给某人,就能够换来的。

时间是生命的量词。

我挣扎在选择困难的手足无措里,被时间的洪流裹挟着一路向前奔跑。时而...

圣迭戈记.四

发布了长文章:圣迭戈记.四

点击查看

因此,什么是更加值得珍惜和把握的,也就一望而知了。”

三之三

我开着表哥的爱车出门,出了小区往大道上一拐,迎面就见到苍葱翠绿的山。圣迭戈多山,也靠海,这一点和开普敦相类,山势却远比开普敦平缓温柔。四近有名字、或没有名字的山,大舅在患病以前,都一一爬过了,他不会开车,于是捡个晴天上午,单车出门,骑到山脚,爬上山去,再爬下来——青绿的山巅与广阔的天空之间,在许多的时刻,只有他自己,以及从苍穹往下凝视他的天父。这样的时刻吸引着他一再回到山里,直到舅妈顾念他的身体,不准他再去了。回得家来,宽敞安静的客厅里只有一个角落明明灭灭地闪着光,电脑屏幕映着表哥专注的脸。父子俩彼此表示不懂,对方的世界到底对人有什么吸引力可言。

有着上帝的这个世界,又对人有什么吸引力可言呢...

[同人歌] Missy的歌

我曾经作过一个比喻,说当中嵌有诗歌的文章,就好比珠宝盒子;其实现在想想,这样的文章若是好,说是嵌珠宝的首饰要更合适一些。《The Shack》就是这样一篇小说,当中只有短短的一首诗——确切说是女主角所作的歌,然而是点睛之笔。

小说里的歌,自然只有词,而不会带着曲调。感谢天父,这首曲子经过了大约一年的时间,终于写就了,赶在由小说翻拍的同名电影在北美上映的这一天早晨,唱好传到了网上。就歌唱来说,自己只有大约70%满意而已。然而还是很好的记念。

词:William P. Young 曲并唱:伊零 

点这里收听:http://changba.com/s/bQfrmWGGsouEmx0FBUePUw...

三之二.间奏

在返程的飞机上读杂志,就是那种航空公司印制的、供旅客打发时间或者寻找下一个度假场所的旅行杂志,——其实对于里头的各种游记,我常常很羡慕,暗自遐想要是能成为一个这种文章的撰稿人就好了。因此对于杂志的内容,也越发留意地去看。在这一期当中,一位家庭心理学家写道:我们的大脑对环境有极强的适应力,因此无论获得了什么礼物,兴奋和快乐常常是一时的,因为“拥有礼物”的状态很快就被大脑所习惯;然而,若是经历了美好的事情,这记忆却能在不断沉淀和不断被回想的过程中,一次又一次地散发出快乐来。

回到家以后第一次去小组查经,在朋友家的门背后发现了镶在相框里的、这样的话,来自于在北美的孩子里人尽皆知的儿童文学作家苏斯博...

三之一

我与大舅坐在深褐色的礁岩上看海。礁岩往下就是峭壁,峭壁底下有一点点沙滩,紧紧挨着海的边缘。八九只海鸟在礁岩上停着,距离我们就三四米的地方,不害怕也不飞开,兀自凝视岸的方向,或者整理羽毛。我们兀自看我们的海。

我们经过了一番艰辛的跋涉才到这里来——从海滩的入口下去,很快便没有了路,人在礁岩上一点点往下走,靠海越近,岩石也越险峻。大舅走在我前面,可供落脚的地方——一边是岩,一边是崖——一度变得相当地窄,大舅若无其事地几步就迈过去了,而我倒是抠着岩块挪了半天。大舅说:若在平地上,划出这样宽窄的一条道路让你走,你断不会感到它窄得难以落脚,也绝不容易一脚踩到边缘外面去。我深表同意,同时体会着...

四个月前,开普敦明媚的海滩,我一下观光车,就倒在暖和柔细的沙子上面,卷成一团,任两个朋友四处走来走去观景、拍照、谈笑也罢,我一概不知,自顾自地在晴阳底下的和风里沉沉睡去了。

还读书的时候,总记得列侬的一句歌词:一只白鸽子要飞越多少个海洋,才终于能够在沙滩上睡觉?其实,现在就可以。

跨越万水千山,来到世界的另一端、远得不能再远的地方,在这里看到的每一帧风景都弥足珍贵,然而就比得上疲惫时分,一刻小憩的价值吗?比不上的。

圣迭戈的时间比我长住的美东小镇要晚三个小时,于是得益于时差,在表哥家待的这些天,几乎每晚我都能够早早睡觉——吃过了丰盛的晚饭,天黑下来,再为着这样或者那样的理由耽延一会...

庭院里盛开着艳绿色的花,仔细端详才知道是在加州的阳光和户外土壤里,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地长得又高又大的多肉植物,茎顶端的叶片呈放射状散开,有点儿像优雅的菊,更让我想起礼花——在黯色的天幕上,突然从一点向外盛放,那巨大的、纤毫毕现的花朵。一只垂耳兔,名儿被侄女起作黛拉,在不远处的花丛里一蹭一蹭地遛。我想起了在办公室里孜孜不倦地养多肉的朋友,于是微信一点,十六个小时的时差之外,地球的另外一边,一朵无忧无虑的大绿花儿就在那幢巨大的写字楼里、办公桌前蓦然盛开,冲着她咧嘴而笑了。这个时代让我们的距离格外遥远,而思绪也格外亲近。

还是心与天比高、欲征服四海的少女的时候,我曾经为着读者,发过这样的宏愿...

我坐在南国冬天的晴暖里怀念雪。雪的离去是两周前的事。在这个北美小镇,镇民将一年一度的大雪当作过节一般,来兴师动众的对待:学校放假了,公司关门了,以雪天路滑、开车危险为由,所有人统统待在家里,坐拥三五日的口粮,皆是提前采购好的——还记得母亲发微信过来,饶有兴趣地询问她在电视上看到的情形:偌大的超市里空空如也的货架。然而货品所剩寥寥的超市还是要继续营业的,室友说——她在超市工作过,因而知道。在鹅毛般的雪花还继续飘着的时候,她领着在我家作客、又被大雪天留下的朋友,裹好全部武装,踏着咯吱作响的步子走去超市,带回来更多的口粮,好招待三个人的肚子。室友说:店员可以不上班了,然而经理一定在,因为经理是负责给...

1.24.2017 关于恋爱这件大事

【在这个博客上,我鲜少以基督徒作为预设的第一读者来写东西。然而这是谁规定的呢?如今我的感受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写就写。】

妹妹,最重要的一点是:它并没有那么重要。如果你和主耶稣之间的爱情,还没有你对那个男人的感情那样多,那么请你等一等:给自己一些时间,给祂一些时间来追求你,直到自己深深、深深地爱上祂。

妹妹,你要站住,你要站稳。不要听凭自己的心追赶着那个男人跑来跑去。我的牧师引用人猿泰山的故事说:你不是泰山,你是简。建造你自己,如同建造一座美丽的家,先是地基,然后是柱子,椽子,板子,装饰,花园。你有才干吗?有就使用它,让主在人群中把你兴起,让正义和爱从你里面散发出来,发光如星,明亮如昼。...

1.23.2017 死与生三则

1.      微观物理学告诉我们,当我们看到一个物体的时候,其实是光子打在这个物体上,再反射到我们的眼睛里面。所以,当我们凝视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凝视着我们,这是有道理的。你以为自己只是看看而已吗?岂不知你所看的,就进入你的心里?

2.      宏观物理学告诉我们,人能够感受到加速度,然而对于速度本身,慢也好快好静止也罢,并不会有任何感觉。我们以为一些目标很有价值,倾尽全力去追求,然而赋予它价值的,真的是那标的物本身吗?如果将它、她或他白白地给你,你还会不会珍惜?这或许...

抑郁症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我们的世界从很多意义上说,都是极为寒冷的,只是有些人的心,没有穿着棉衣——或许在棉衣不足的家庭里出生?或者棉衣被什么力量扒去了?总之,对这种寒冷,能够常常地体会得到而已。

一些简便易行、亲测有效的改善你的朋友病情的办法:

1. 观察你的朋友,看到什么优点,就毫不吝啬地说出来。态度要真诚。缺点就不要说了,很可能他已经知道,只是没有力量去改变。
2. 陪伴你的朋友,如果没话说也没关系,不用没话找话。你可以说一些你自己遇到的、美好的事情,小小的事情也可以,当然,不要用炫耀的态度。
3. 如果他愿意向你说话,你就听。不要轻易提出解决方案,比如“你...

2017.1.6 爱三则

【……一开始,我只想发条儿状态而已。】

1. 两个人以为相爱而结婚了,然而其实彼此对爱的定义不同,这是世上最悲惨不过的数件事之一。我对爱的定义来源于圣经:“神是爱。”天父爸爸怎么对待我的?这个动作在我的字典里,就诠释了什么是爱了。你对我如何,是爱吗?她对他怎样,是爱不是?我会用这把尺子来衡量,看看哪里相同,又有什么地方不一样。然后,打个不完全恰当的比方,我可以说:“这里包含有百分之四十的爱”——这就好像含有40%纯巧的巧克力棒也被大家叫做巧克力一般。

2. 我在早年说,“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遗忘。”其实它们都是爱的反面。完整的苹果都一样;然而被咬了一口的苹果,各自有各自...

一直都打算回应这篇文章,然而因为被Caroline姊妹夸得不要不要的,异常羞赧,于是无论提笔想写点什么都变成困难的事了。中国人与其他国家的人一样,大抵是喜欢被赞扬的,然而对于如何处理这赞扬的话,却有着我们独特的习惯——扭扭捏捏、支支吾吾,口是心非地一迭声“没有啦!还差得远呢!”这是我们当中许多人表达谦逊的方式,我们将谦虚看作一种美德。对于赞美自己的话,若不推辞,再胆敢顺口同意上几声,这人在旁观者眼里的形象,大约立时要变作一个不懂礼数、自满招摇的混蛋了吧?

因此,当我读到旧约圣经的《民数记》卷——圣经虽然是由上帝所写,然而他是将话语告诉历史上的某些人,而由这些人执笔所记录——这卷圣经的执笔者,...

2016.12.5 三

脑海里浮现出来母亲的面孔,十几岁的他放学回得家来,有气无力地半躺在沙发上,额头上传来温柔的清凉触觉,和轻轻的、不远处的母亲口鼻呼出的温热气息。他半闭着眼睛,并没去看她,然而脑海里仍然立即浮现出她专注的表情,这神情在他眼前,好像昨天那么清晰。渐渐地,不仅是脑中的一幅图像,他感到整个身体都被一种熟悉的温暖氛围给包围了,在身体下面承着自己的不再是无形的清风,而是有厚度、有柔软、那张最熟悉的沙发——他把自己的身体往那个最习惯的姿势里窝过去,而后背和腿也稳稳地被托住了。他轻轻地、满足地叹了一声,最后把肩膀和脖子的力量也放松了,让脑袋也软下来,落进清风无形却有力的怀里。他立即感到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为自己盖...

2016.12.1 二

【还没有起正式的题目,这种事情——等写完再说吧!】

旅人忽地觉得自己的身子腾空了,如同一根羽毛一般地不再有重量,轻飘飘地浮了起来。一阵清风徐来——密闭的房间里怎么会有风?他却不曾想,呆呆地看着这清风推开了窗子,又推着自己穿出这窗,摇摇荡荡地浮向高空中去了。


到了广袤的天地里,托着自己的风也变得强劲有力起来,旅人感到自己坐着个无形的空气垫子,没有形体却也稳稳地把他保持在了一定的高度,且快速地往前进,视线下方小小的楼房、街道很快地在眼前掠过去,不一会儿就过了城市的尽头,他在海的上空了。

头顶上的天空逐渐放晴,污染的空气渐渐散去,旅人分辨得出蓝天的面目了。饱含新鲜感地凝视着透亮...

2016.11.29

耶稣轻轻地穿过天花板,落进了这间昏暗的旅馆屋子,他走近床边,将一只温暖的手搁在床角抱着头坐着、脸埋在双臂里的旅人背上。

旅人抖动了一下,发出一声呜咽,开始有眼泪从他的眼眶里大颗大颗地掉下来了。

“这是真的吗?竟存在这样的东西——不被外物更改的快乐?”耶稣进来的时候,旅人在心里正与天父谈着话,这时候对话进行到了高潮处,心中听到的话语震惊了他,思想都化作了冲口而出的话音,“不管世界怎么变化,甚至——无论她怎样待我!这快乐都不会被夺去?”他感到难以置信。死灰一般的眸子里,燃起了小小的、从未有过的希望的光。

“是真的,”耶稣俯下身子,将嘴唇贴近旅人耳边,轻轻地说,“我带你去瞧瞧吧。”

【这是个...

2016.10.18 上京访友记

我想写一写北京,不过这个题目太大,我所能够描摹形容的,只有自己遇过的事,认识了的人,偌大城市里面我亲身用双脚丈量过的那一点点儿航程。

在国内的短短三周里,本来没有上京的计划,然而在京的朋友病倒了,我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有办法从日程表里抽出来一天:为着参加姥姥的葬礼,我早就和单位请好了一整天的假,而葬礼到中午便可结束,于是一直到第二天的下午四点,才需要回电脑前坐定,开始远程上班。我自己是很怕临时变动日程的人,然而天父早就“看穿了一切”!

 

朋友阅微的公司坐落在七九八艺术区,于是在公司门厅静坐到她下班之后,两个人说几句闲话走去,很容易就找到了还算较为符合她审美的餐馆。说来惭愧,在京念...

开普记

发布了长文章:开普记

点击查看

“而今……再也没有比这更恰、更好的理由,让我愿意去旅行了。”

 

《花为媒》夸月娥段与人物描写

新的室友是大部分时候都如猫一样安静乖巧的黑皮肤姑娘,热爱洗碗,这一点让我感动异常,誉为不可多得的珍贵天赋。她常常打电话,却不吵人,絮絮地和手机那一头的谁,叙着大大小小的事。偶尔几句话漏进我耳朵里,她说:洗碗最宜是在周六早晨,如同回到了小时候的家,睡到醒而睁开眼睛的时候,妈妈在做家务,电视机在响。立时就有一大团属于家庭生活的温暖热气,如同坐飞机时迎面而来的云朵一样,痛快地扑进我的心里头。

五斗柜上的电视机在响,咿咿呀呀地播放出传统戏曲的声音,我从电视机底下溜过去,也许分心扭头打望一眼半眼。这样的情景,姥爷去世之后的十四年里,我不曾有意识地想起或留恋。而今,姥姥也随耶稣归去,所以我曾觉得,不会再......

1 / 4

© Ra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