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g

伊零 | 和耶稣一起旅行
头像是亲爱的Anna的作品。

跃迁记.下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看看晚饭时间快到了,我就往机场去,想着问问航空公司服务台,是否能免费管我一餐。结论是不能。服务台当值的中年男人一脸遗憾地向我解释:这类由天气情况造成的延误,航空公司并不会把住宿负责到底,既然和他们合作的旅馆房间已经订满了,在这方面他们也没有更多能做的了。他一边这样说着,目光却没有离开过面前的一把登机牌,好不容易,才把我这复杂的状况理了个清楚。既然我要去星洲,为什么不能坐今晚从三藩出发的那一班呢?航班的座位已经满了。从邻近的洛城出发去星洲的航班,同样是每天晚上发一班,今晚出发的却没有满,那又是为什么我不能坐它?从三藩到洛城,虽然只需要飞一个小时,航班上的座位数量...

跃迁记.中

三藩的夜里无声地落着雨,坐在丽莎的车里,我无声地在心里对天父说着一百个感谢。这次出门,轻装简行,我连雨伞都没有带。丽莎家的客厅又整洁又安静,一张宽大温柔的沙发迫不及待地接纳了我。一夜好眠,直到满室亮起晨光,而后是悠扬的日光。

四月的三藩,空气明亮湿润。我和丽莎信步在街上走,白云底下,宽阔的大街上无拘无束地吹着爽快的风,那风的质地是海边的风,虽然视野以内半点也见不着海的踪影,反而望得见远处青绿平缓、与天相接的山丘。山丘上这里一簇那里一簇地错落着小小的房子,像少女的头发上点缀着花朵。

我心里怡然得很,虽然还不晓得今夜到了洛杉矶之后,又要睡在何处。洛城有我一个好久没联系的老同学,还...

跃迁记.上

我从杜镇出发,经三藩转机前往星洲的航班,预定是要在星期五晚上六点半启程。然而在周五当天上午,我就接到航空公司的电邮,说:三藩天气不良,可能会影响到晚上的航班时间。于是我开始祷告,求天父特别要保守遮盖我的行程,给我恩典。因为当初买机票时选择了最便宜的机票组合,结果我所预订的两班飞机,其间在三藩的转机时间只有一个小时——如果发生什么意外,我莫不是要错过从三藩去星洲的飞机了。我从来不曾错过航班,所以也不晓得,如果错过了会如何?许多的问号突然出现在脑子里面,我只有在祷告里将它们全部交托给祂。

杜镇机场的登机口,设施或许是新近更新过,候机座椅每隔几个座位就装有电源插座,可方便了我这种旅行还带着笔记本电...

这个平淡乏味?的世界比你以为的更富有戏剧性啊!之二

  1. 你已经死了,虽然你以为自己活着。

  2. 造成这种错误认知的原因,是你从来没有体验过真正活着的滋味,从一出生就没有。

  3. 盛开的鲜花从园子当中被剪下来,连叶带枝一起插在瓶子里面。你看她是活着呢?还是死了?

参考资料:Falling Plates https://v.qq.com/x/page/p0191c19k8h.html


这个平淡乏味?的世界比你以为的更富有戏剧性啊!之一

1. 你不仅仅是个普通人,而是已经判处死刑,收押待斩的罪犯。生活让你感到不自由吗?旁边的人们也如此?是了,这就是你和狱友们所待的监狱,它看上去的模样。

2. 你以为监狱以外的天地是不存在的,也因此在那个被你主观否定了其存在的地方,并不存在什么力量,正在努力地摇撼铁栏,想要冲进来解救你。

3. 天父对你的爱,远远比你能感知到的要深。你脚掌所踩的,并非平凡无奇的地板,而是万仞不见底的深渊——然而你每走一步,每一个转身,都被他超自然的力量,悉心的托在手上。

一直都打算回应这篇文章,然而因为被Caroline姊妹夸得不要不要的,异常羞赧,于是无论提笔想写点什么都变成困难的事了。中国人与其他国家的人一样,大抵是喜欢被赞扬的,然而对于如何处理这赞扬的话,却有着我们独特的习惯——扭扭捏捏、支支吾吾,口是心非地一迭声“没有啦!还差得远呢!”这是我们当中许多人表达谦逊的方式,我们将谦虚看作一种美德。对于赞美自己的话,若不推辞,再胆敢顺口同意上几声,这人在旁观者眼里的形象,大约立时要变作一个不懂礼数、自满招摇的混蛋了吧?

因此,当我读到旧约圣经的《民数记》卷——圣经虽然是由上帝所写,然而他是将话语告诉历史上的某些人,而由这些人执笔所记录——这卷圣经的执笔者,...

2016.10.18 上京访友记

我想写一写北京,不过这个题目太大,我所能够描摹形容的,只有自己遇过的事,认识了的人,偌大城市里面我亲身用双脚丈量过的那一点点儿航程。

在国内的短短三周里,本来没有上京的计划,然而在京的朋友病倒了,我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有办法从日程表里抽出来一天:为着参加姥姥的葬礼,我早就和单位请好了一整天的假,而葬礼到中午便可结束,于是一直到第二天的下午四点,才需要回电脑前坐定,开始远程上班。我自己是很怕临时变动日程的人,然而天父早就“看穿了一切”!

 

朋友阅微的公司坐落在七九八艺术区,于是在公司门厅静坐到她下班之后,两个人说几句闲话走去,很容易就找到了还算较为符合她审美的餐馆。说来惭愧,在京念...

(猜得出来哪个是我的话,也没有奖品给你……)

 

演出是春节时的事了,然而等了五个多月都没有从教练那里拿到这个视频,而自己也并不想催。或者说,一半的自己不想——想要炫耀一番的情绪让自己很是心焦,然而心的深处有那个沉静柔和的小声音在说:顺其自然,再等一等。容许心在日子的流逝当中被打磨,不去满足那些浮躁的心气,任它饿着肚子,越来越瘦,越来越小,直至被时间磨蚀干净。

炫耀和荣耀的区别是什么,你心中是否有着答案,而又用言语精准地表达得出?

我且试一试。

我所知道的炫耀,是“我有这些了不起的地方,因此你要来看我、佩服我,恨不得你向我顶礼膜拜才好”;而,我所知道的荣耀,是——

我有这...

收到 @清晓无书 的明信片是在一个宁静的下午,还是大雨滂沱的晚上,因为过去了一个多礼拜,所以提笔而试图回想的时候,全然不记得了。日子以及其中的大事琐事层层叠叠累积起来,每一个昨天被冲刷掉的速度,就是这么快。明明这张卡片在我挎包的内袋里,似乎仅仅躺了不大一会儿。放在身边而不曾收起来,因为尚有一个没完成的念想,就是浮上水面来写这篇文章。

认识清君是在几十位同人作者共写合志的QQ群里,或者更早,同样因为时光层层叠叠地不断冲刷而过的缘故,无法回忆两个人第一次说起了话来是什么时候、在哪一篇帖子下面——好像当我意识到了的时候,她已经在了,于是我们的交情好像在时光轴上没有起始点一般。...

好友就读的大学,离杜镇不近不远的三小时车程——说就读也不太确切,因为今天,她就毕业了。学校位于树密花繁的山里,五月是北美大学的毕业季,也是进山观光的好时候。大约是最后一次、也是头一次踏进这校园,所见的风景只有用旖旎来形容。身边三三两两、成队成群走过的年轻姑娘里,多有盛装打扮的,又并不怎么正式,更像是波西米亚风的舒展娇艳。我跟好友说:你们学校的人穿得好漂亮啊!比我们学校的毕业季更漂亮!她惊讶而不能够相信。我其实很认真。

因为学校的体育馆造得小,所以一个年级的毕业典礼分了不知三场还是更多场才举行完。不过也总容纳下了所有的学生、父母、甚至我们这些尾随而来的远近亲朋,好过九年前,我自己在北京的本科毕...

[翻唱] Katsu

原作:Katsu 词:易家扬 曲:徐光义
原唱:张惠妹,出自《发烧》,华纳唱片,2002年。

对原词略有几个字的改动,为了上口,及订正含义。

1. 喜迎情人节,祝大家节日快乐啦!什么,你说没有情人就不该过节了?你没有听说过,像“你的另一半是谁”这么重大的事,早就和其他许多的大事、中事、小事一起,被天父“你还未度一日,已经写在他的册上了”吗?(诗篇139章16节

2. 只不过是尚未被你认识,或者尚未认识你,就能阻拦我祝福你的话,嗯?还算什么真爱?

3. 以及,今天也在坚持不懈地拆毁我和你的完美主义综合征。^^

http://changba.com...

[翻唱] He Made Me Free

旅行回来了,游记稍后补,其实在途中一直揣着手机试图录出个更好的版本来着,然而在东奔西跑的种种折腾之中,终告失败。那么就挂这个不完美的版本好啦!不完美怎么啦!我自己和天父都挺喜欢的!——而且我猜你也是?^^

原作:You Make Me Free 词:杨立德 曲:陈志远
原唱:张惠妹,出自《妹力四射》,丰华唱片,1997年。

从名字开始,整首歌词从头到尾,都被我略微改动过了,有些地方是为了让发音顺利,有些地方则是为着含义的缘故。现在这个样子,才是我认同、也想大声说出的话。

新年快乐。

http://changba.com/s/AeLW1NeWdafH9emBt5GBUw?&...

不过是几个转眼之前的今年春天,两个人站在地球另一端的海洋馆里,我的朋友对我这么说:"看着这些白鲸的时候,我的心就能够感觉到安静了。"
我略微懂得她的意思。年关临近,也许正被裹挟在各种工作地点之间的奔波里,以及各种人际关系的不可开交之间,她开始期待我漂洋过海而去的贺卡的时刻,不知道会不会想起,两个人一起呆站着看了很久的白鲸?
巨大的水箱里,光滑的、大理石一样的白色身躯游得从容,却不能用“悠游”来描述——每过几分钟,都以同样的速度,几乎同样的位置在我们的眼前经过,如同在设定好的轨道上运行一般。我想起宇宙里,受万有引力的控制,围绕着一个看不见的点运转,却永远不会滑出轨道的行星来。而又是谁,设定了白鲸的航...

[原创] [短篇小说] 送晴归

【感谢出题的  @SanYe 。这篇文章、以及与之相关的一切怎样开始,我会一直都记得。

感谢 @紫叶 修改全文。感谢   @墨染月-别慌我是小天使【x   

帮我审阅了角色的合理性。感谢 @夏小雨 对结构的评点(虽然在结构方面,还是不知道到底怎么修改T T)

感谢D大茉莉花舞蹈团的全体成员,包括今天的和昨天的——虽然这篇文章没有使用任何生活中的真人作为角色的原型,但是没有和你们一起走过的五年,它也并不可能存在。从近在眼前到远在天边的每一位,愿你们安好。

在构...

我以为自己的生日要静悄悄地过去了的时候,朋友从车后座变出一盆花送给我。我都呆了,在夜色里轻轻颤动花瓣的,居然是这种娇贵的种类,自己想都不曾肖想。

抱回家,双层的盆边上插着标签,养法都在上面,读上去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了,每周把盆子泡在水里五分钟就好。不过,如果我的感觉能够每每跟着理智同步而行的话,大约活到今天所遭受过的心痛,有一半以上并不会发生了吧。心和兰花一样,是娇贵的东西,给它打上合乎要求的弱光……泡上五分钟的水……然后能为它做的事似乎也就尽了,坐在那里,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

“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不可忘记他给你的一切恩惠。”坐在微光和暗影里的大卫,这样对自己的心说话。(诗篇103...

8.7 从杜镇出发,让我们一起去看世界(我是不是太直白了?

杜镇之于我,大约和塔拉之于斯卡里特·奥哈拉一般吧。

杜镇是私心的叫法,小镇名字在中文旅游网页上的翻法有作“达勒姆”也有作“德罕”的,按读音不是最贴切,看字面又不是最美观,我都不喜欢。想来想去,还是按着这坐大学城中大学的名字,自取了为首的一个“杜”字,——这种名字跟同城的朋友们是用不上的,只在离美返乡之后,在笔端提及的次数反而多了起来。捡起来一点点被无可奈何地淡忘过的中文,用来咀嚼了这个名字,蓦然发现英文读音最贴合的逐字对译不正是熠熠煌煌的“德仁”二字?——高大上得吓死我了!不过,对基督徒而言,倒不如取简简单单的“得人”讨个口彩。

过去的七年,看着在我所知的英语世界里一开始并不...

2015.7.11 那么今天我正面强打来说爱

“……而你呢?爱我什么的,却等着我问,你自己怎么不说出来呀?”

人类与人类之间,因为没安全感而上演着的这种对白,太多了。

于是,好啊。


我里面的耶稣爱你,因此我知道。

以同样的深度、广度和力度,舍生忘死地爱着。

你。

你阅读着这个页面,千万人和千万个你的目光可以停伫之所在中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你可以想见的最无稽的一种谎言就是说这是一种偶然。


——我不再是站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情,而是指着相反的方向。


十四岁的时候,我已经生生地盼望了一年,如同我衷心羡慕的《水手月亮》主角们一样,被凭空出现的奇妙力量插上超自然的翅膀,从此告别暗淡的...

2015.7.10

你不曾感受到爱,并不一定因为爱没有来就你。

或许你只是尚未知道。


即便是极亲密的人之间,也不时发生着从鸡同鸭讲开始的了事化小、小事化大的悲剧。

被我深恶痛绝。


耶稣讲道,并非浅白如话。(马太福音13章34节)或者说,单看字面的意思那是很浅白——他讲一个又一个、用生活中寻常可见的物事砌造起来的寓言。而在几百几千的人头攒动、从四面八方麋集来听他讲演的人——也包括翻到福音书这一页的我——耳朵里,仍然是物事罢了。

为什么呢?我合上书,在心里问写这段话的那一位,为什么?

(是的,圣经的读法,是包含与作者讨论的。否则他并不能传达出一个完整的意思。)...


2015.7.9 续前页

——发泄够了的诗人回归了理智:“活人因自己的罪受罚,为何发怨言呢?” (耶利米哀歌3章39节

他说自己怎么了?触犯了那个时代的严刑峻法,搅扰了身边之人的幸福,还是违背了自己心中的道德守则?

这、这我要如何才能告诉你?


当你还没有遇见纯粹的良善,我要如何跟你解释罪?

当你还没有看过彻底的光明,我要如何跟你定义阴暗?

当你还没有感受过被无条件的爱所爱,我要如何跟你讨论所谓的爱情?


……发泄完毕,日子继续。


【下集预告:2015.7.10 发泄够了的我回归了理智】

——因他并不甘心使人受苦,

使人忧愁。

耶利米哀歌第3章


一路走到今天之前你有没有回头而看见,从前以各种姿势、各种高度、各种角度被掼在地上而跌出的那些坑,是如何在你日复一日的辗转仰望中被上天在你了解和不了解的时候一滴一滴点满了水,在天光下成为如同繁星一样烁烁点点又更千姿百态的群湖。


被掼的诗人说:神,这是你。全是你干的。

当代的信徒当中发出声音:是魔鬼的作为,不要污蔑,神所带来的全然美好。

阿爸父默默地将诗人的抱怨容进圣经里面。不再解释。除非你用自己的心去听。

© Ra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