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g

伊零 | 和耶稣一起旅行
头像是亲爱的Anna的作品。

三之一

我与大舅坐在深褐色的礁岩上看海。礁岩往下就是峭壁,峭壁底下有一点点沙滩,紧紧挨着海的边缘。八九只海鸟在礁岩上停着,距离我们就三四米的地方,不害怕也不飞开,兀自凝视岸的方向,或者整理羽毛。我们兀自看我们的海。

我们经过了一番艰辛的跋涉才到这里来——从海滩的入口下去,很快便没有了路,人在礁岩上一点点往下走,靠海越近,岩石也越险峻。大舅走在我前面,可供落脚的地方——一边是岩,一边是崖——一度变得相当地窄,大舅若无其事地几步就迈过去了,而我倒是抠着岩块挪了半天。大舅说:若在平地上,划出这样宽窄的一条道路让你走,你断不会感到它窄得难以落脚,也绝不容易一脚踩到边缘外面去。我深表同意,同时体会着惧怕心理压迫人的强大力量。

据说癌症病人有一大半是被吓死的,这是不是真的呢?大舅今年七十二岁了,身上装着化疗泵,肿瘤长得不是地方,没有办法接受手术。他这个人让我佩服。

然而这样坚强的人,在每个夜幕降临、万籁俱寂的时候,躺在床上,世界的一切喧闹、活动都已悄然止息,只剩下自己的思绪,和自己的身体相对。在他案头有一只玩具船,这小船是个象征物,帮助他记起《圣经》里的诺亚方舟。不舍昼夜的大洪水里,一切都看不见了,曾经支撑自己站立的陆地全数不复存在,只剩下这舟载着自己,在无边无际的汪洋里晃,如同一只温柔的手覆盖在他人生的风暴上面,于是他得以闭眼,安心陷入沉睡。

他尚不知道这只温柔的手到底来自于谁。

评论 ( 4 )
热度 ( 7 )

© Ra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