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g

伊零 | 和耶稣一起旅行
头像是亲爱的Anna的作品。

2016.12.5 三

脑海里浮现出来母亲的面孔,十几岁的他放学回得家来,有气无力地半躺在沙发上,额头上传来温柔的清凉触觉,和轻轻的、不远处的母亲口鼻呼出的温热气息。他半闭着眼睛,并没去看她,然而脑海里仍然立即浮现出她专注的表情,这神情在他眼前,好像昨天那么清晰。渐渐地,不仅是脑中的一幅图像,他感到整个身体都被一种熟悉的温暖氛围给包围了,在身体下面承着自己的不再是无形的清风,而是有厚度、有柔软、那张最熟悉的沙发——他把自己的身体往那个最习惯的姿势里窝过去,而后背和腿也稳稳地被托住了。他轻轻地、满足地叹了一声,最后把肩膀和脖子的力量也放松了,让脑袋也软下来,落进清风无形却有力的怀里。他立即感到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为自己盖上了一张透明、厚实的羊毛毯子,是已经裹了暖水袋多时而温热了的,散发出家里最常用的那款洗涤剂的香味。他拉住毯子的边,将它一直拉到脑袋以上,有一滴眼泪在他的面颊上流。

四周很安静,只有旅人的脚下响着小小的“毕毕剥剥”声音,旅人认得这声音,是引火用的木柴在煤球炉子里燃起来时的响动。家里总买最便宜的煤,质量不好,于是一整个冬天,屋子里的炉火燃了灭、灭了燃,标志着炉火重新点起来的“毕毕剥剥”声,是他在童年时最喜欢的声音。炉子边上——他也不用看,就知道——一定蹲着当时还年轻的父亲,用一根长铁棍子往红彤彤的炉膛里捅,不时还伴随有“吭吭”的咳嗽。

旅人的眼皮沉重,他勉强支持自己把眼睛睁成一道缝儿向脚边看,那里确实蹲着个人,不咳嗽,可能是感受到他的目光,就把脸往这边转过来,轻松地向他笑。不是父亲的脸,这人的面容平常,属于撒进人堆儿里找不出来的那种,然而气质却是自己父亲的气质。

【第一次写连载小说,这分段感是怎么回事?完全没有制造出来“且听下回分解”那种恰好的节奏感啊啊!!】

评论 ( 1 )
热度 ( 1 )

© Ra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