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g

伊零 | 和耶稣一起旅行
头像是亲爱的Anna的作品。

闹钟响了:后记

我终于憋不住了,我的天性十分特别极其热爱写后记——如果写小说是首先为了天父和读者,那么写后记必须是首先为了天父和我自己开心。这里要声明一下,因为后记会包括一些对意象的解释什么的,读毕文章仍然打算继续独立思考的读者,到这里就可以撤退啦。

1. 我的生日刚刚过去,我没做什么事来庆祝自己,然而给我妈妈写了一条微信表示感谢,在她的人生中,那应该是忍受最多痛苦的一天了。在世人来看,我因此大约可以算作一位孝女了。然而,很多人会对父母说“谢谢你给了我生命”什么的,我却不太苟同。你若想给出一件什么东西,在给予以前,你首先得拥有它。这类似于我在文章里借晓夏之口向晓美表达的:“我并没有决定你的头发颜色、性格、身高……” 如果没有晓夏,晓美当然不可能存在于世;然而在晓美的被创造当中,作为做梦者,晓夏并非第一作者,她仅仅是扮演了一个重要的、执行者的角色。

2. 我故意给两个角色都起了如同路人甲的名字,尽量不赋予角色任何的个性。我不希望晓夏因其特性鲜明而被读者记住,我希望她可以是任何人,任何一位读者可以因为她而想到自己身边坐着的好朋友。你的生活也许平静无波,也许彻底自洽,然而会不会在下一秒,你的朋友向着你转过头来,对你说“我听见闹钟响了”?单独拿出来的话,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问题,因此如果没有这篇文章倒数第三段的情节——即使这个情节显得生硬也罢,那么我不会想要去写这个故事:我不会敢拿这样的问题去问读者,因为我首先不敢拿这样的问题问我自己。

3. 回到家之后的两天,时不时就要从床上或椅子上滚起来,去扑打天花板或者墙上或者空中飞过的蛾子——虽然在我离家期间突发的蛾灾在室友们的大力扑灭之下,我到家时已经去了十之八九。比起追着蛾子跑的不胜其烦,让我更加困扰的是自己每天都眼疾手快地将十几二十条生命用这双手结束。不要误会,我并不信佛,也不认为被杀的动物会找我报仇索命。我更多地在想,一个呼吸着、动作着的生命,一双大手盖下来,连一声都不会出,就灰飞烟灭了,这其中的重量,让我感到恐慌。我庆幸自己相信着一位主宰一切生命的上帝,而又知道他是彻底慈爱的,以至于未知的生死之事,我可以推给他。否则,我大约会硬起心肠,假装杀就杀了不算什么,因为自己不会具有足够的勇气来正面注视这种事情。因为推给他,所以有了这篇文章的结尾——对于开放性的结局,我以前是非常痛恨的,然而放在这里,我如今感到很合适。

4. 这基本上是一篇只有脑洞的文章,和我之前写过的东西相比,它的文笔简直就是没有任何的特点,可以说是简单粗暴地把脑洞叙述了,然后故事就结束了。对于脑洞本身我没有任何好抱怨的,然而我第一次写叙述节奏这样快的文章,写完以后再读,感到很不舒服。或许只是我不习惯,又或许节奏上的确有问题——读者在短短的篇幅内,被塞进了大量的信息,句与句之间的逻辑推导都是有道理的,然而需要想。如果我是读者,我不知道会不会读起来感到特累。

5. 我给两个角色添加的惟一特点,就是字里行间明示暗示的,她们家境的贫困。在梦境的世界里,晓夏因为贫穷、没有双亲,所以她生活的环境是很狭小的,她没有自由、没有力量去别的地方,去过另外一种生活。因此晓美被晓夏宣称的“我要离开了”所惊讶,在这个世界的维度上,她离不开。然而,晓夏听到了闹钟的声音,想起了自己原来是来自梦境以外的、“白天的世界”,对于她而言,这把一切都改变了。如果你去过教会,你有没有问过这个问题,“为什么那里多是一些收入比较低、或是生活遭受过这样或那样的重大打击,在社会上没有什么可夸耀之处的人?” 对这些人而言,听见闹钟响了,是最好不过的好消息。

后记比正文还长,各位观众老爷辛苦了,欢迎提问抓虫评价讨论,私下或公开交流都行。

评论
热度 ( 1 )

© Ra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