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g

伊零 | 和耶稣一起旅行
头像是亲爱的Anna的作品。

[小小说] 闹钟响了

【百粉了,十分地、十分地感谢每一位读者的支持。】
【本来好不容易回家了,大清早爬起来是要整理游记的来着,我也不知道自己会突发产出了这样的东西呀!!】

 

“我马上要离开这里了。”我突然听到晓夏说,同时我感到右肩一轻,她从我肩膊上起来,悉悉索索地坐直了身体。我转过脸去和她面对着面,她怔怔地看着我的眼睛。

“诶?”我呆呆地说,一边咕噜一声,赶紧把满嘴的馒头吞咽下去。从我们俩所坐的天台,可以俯瞰整个操场,那里一个人都没有。在放学以后的黄昏里,四下都安静极了。

我问,“你要去哪里啊?”我有点不知所措。她的姿态、表情、语气都告诉我,显然不是她要回家吃饭写作业睡觉这么平常的意思。

我问,“你要转学了?”一边心下思忖,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这么重大的事,她怎么可能拖到最后一刻,才告诉我?

我问,“还是搬家?真的?”如果当真如此,我该为她高兴了。她和我的家庭都不富裕,甚至可以说处于社会的最底层——因为一起长大,我就像她清楚我的家境一样清楚她的。她的姥姥哪里来的金钱和资源,能够带着她终于离开这个地方?

一段长长的沉默之后,她终于开口:“我听见闹钟响了。”

我的目光聚焦在她的脸上。她慢慢地说下去,“我的身体在逐渐苏醒。我的意识还在这儿,”她将一只右手举起来,在眼前晃了一晃,像不认识似地看着它,继续说,“然而很快就会被拉回身体,回到白天的那个世界里去了。”

“我现在知道了。这个世界其实是我的梦。” 她放下了手,随即,我放在膝盖上的双手背上传来柔软而温暖的触感,“晓美,我保证,我不会忘记你。”

这信息量太大了。

晓夏疯了吗?还是我疯了?她仍然直视着我的眼睛,那平静、认真、哀伤的目光中,包含了一种极大的说服力。我的理智想要符合逻辑地与她争辩,对她咆哮“你凭空告诉我这么巨大、这么恐怖的事,你拿出证据来啊!!”然而我的心脏在剧跳,我的耳畔有一种轰鸣,我知道自己的情感已经被她的目光征服了,它瘫倒在地,不想再徒劳地挣扎什么。为什么挣扎徒劳?为什么争辩无效?理智诘问道,然后,它推导出了答案——如果晓夏真的是她自己所说的那样,那么她即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坐在我身边、握着我双手的这一位,是我的上帝。人与人之间,需要论证、辩论、说服,才能传达一点儿信息;上帝与人之间,因为上帝无所不能,所以却不是非要那样不可。

我不知道是自己在慌乱中将想法说出了口,还是晓夏阅读了我的心声,总之,她直接回答了我: “我并不是你的上帝。我没有那样了不起。难道我创造了你吗?当我在这个世界苏醒的时候,我不是和你一样,是个呱呱坠地的婴孩?我第一次见到你,据说是你满月的时候,你妈妈要回去打工,就将你抱到了我们家。我并没有决定你的头发颜色、性格、身高;我没有设计你的命运;我也不能预知你的未来。当我醒了,这个世界会如何,我不清楚;你会怎么样,我一点儿也不知道。”

她的话语直接击中了在我混乱的头脑中,正逐渐凝聚成形的,最大的恐惧。它爆炸开来,然后我脑海里的一切都变黑了。

“不要怕!” 我簌簌发抖的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她用双臂轻轻搂着我,低声说,“你未必会死。让我们来祷告吧,向着我的创造者、我的上帝。他才主宰一切。他听见了你在哭。他非常、非常的温柔。”

我们俩搂抱在一起,放声大哭,向着虚空大声呼号起来。

在我们的哭号声中,如同温柔的夜幕提前徐徐降落,整个世界逐渐地变黑了。

 

2016.10.31初稿完稿于杜镇

11.8 在@紫叶的建议下修改,主要是前一半

 

[参考文献] 在写这篇文章的几天以前,我读了K太太的《爱情解释》并深为赞叹。回头来看,自己这篇的构思有受到《爱》的启发。并非蓄意撞梗,然而应该标明并感谢。

评论 ( 7 )
热度 ( 1 )

© Ra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