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g

伊零 | 和耶稣一起旅行
头像是亲爱的Anna的作品。

芝城续二

芝城有许多老建筑物,也有成型的城铁系统,许多地方的城铁,都是从地表以上经过,于是坐在它上面的时候,我就得以饱览眼前慢慢移过去的各种楼房,很奇异地,一点也不厌倦。

这也许不是什么新鲜事,芝城是以建筑物之奇之美而闻名的城市——然而我所说的,并不是那些建造时就着意抓人眼球、留名青史的大楼大厦们,而只是那些五六层、三四层的小楼民居,或者有些挂着招牌,然而在列车里也瞧不分明、或不在意到底做什么用的平常建筑。恰恰是在这一楼一幢的平常中才看出一种特别的用心来。见不到垃圾、或者楼顶乱堆着的东西,虽然眼前幢幢的楼,明明是有着烟火气的——这不像我去过的另外一些城市,有亚特兰大,有夏洛特,开车转过一个寻常拐角便有空洞洞的楼房矗立在眼前,黑漆漆的窗子眼里吹出穿堂风来。不知何时、或为什么被主人抛弃了的建筑,见得一多,总有世界末日提前降临之感。

偶而有些楼的脚上漆着五颜六色的街头画,大多数都没有。也许城市中但凡有一点点垃圾,就从其上生发和蔓延出无尽的污浊感和燥意——然而芝城的居民楼们并没有给予我这一点点机会。无论是看上去新一些的楼,还是砖头上爬满了岁月色泽的老楼,从外面看,都被干干净净地、谨慎地维护着——我几乎要用“珍惜”这个词了。熵恒增是不变的物理学原理,但凡负责操持维护过一套公寓内部整洁的人,都该深有体会,每日的整理收纳是一件如何耗心费力的事情:但凡在沙发上瘫个两三天,便须面对换下来的衣服、用过的碗碟堆起来的小山。而一整座恢弘的城市都如此,我于是极佩服当中生活着的人,并对他们到底是一种用什么材料制成的人类,生出种种遐想。

-待续-

评论
热度 ( 10 )

© Ra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