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g

伊零 | 和耶稣一起旅行
头像是亲爱的Anna的作品。

2015.7.1 善恶树(中)

会永远都记得刚成为基督徒的时候,自己闹出的那个小小(?)的笑话的。

因为如同热恋中一样的心情所以热衷着去遵守圣经上一切的话,这种心情本身并没有错谬可言,不过再去超市的时候每当看到货架上的蛇果、青祖母苹果、红午餐苹果自己就掐着自己默默走开,心想“这点小牺牲算得了什么。”

是的因为几年前所看的《绝望的主妇》的片头仍然印记在自己脑子里之故,那棵树上的果子就被我自然而然地、顺理成章地,当成苹果了。

而并没有人知道居然需要来告诉我,它不是。

默默的我又因为感到这是一个太愚蠢的问题,而不敢去问谁。

直到几个月以后的查经小组里,当逐渐放松下来的我终于胆敢将这个隐痛般的问题问出口的时候——

那画面太美你自己想。

 

那之后,我总记得再带门徒的时候,或者向人传福音的时候,说一遍再说一遍:你但凡觉得哪里有点疑惑就讲出来,不要担心你的问题被自己觉得太傻了。或者太奇妙了。

苹果。智慧之果。善恶之果。禁果。

人已经按着自己的意思,独立而具有发散性地为一件被造之物起了多少从差之毫厘到谬以千里的名字,而身为作者的阿爸父在离我们一个转身之遥的地方微笑着,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等待你迈出谦卑的、而又是勇气的一步去问他。


【嘛,写这个的时候,我在听的歌:虽然歌词内容似乎并没有直接的联系哎

评论 ( 2 )
热度 ( 2 )

© Ra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