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g

伊零 | 和耶稣一起旅行
头像是亲爱的Anna的作品。

最近我只打算提出问题不负责回答因为我累了

上一篇

那个人的文章里,提到他过去做婚姻咨询时的经历:许多对夫妻,在被要求回忆一件共同经历的事的时候,两人重述出来的,吻合不上。

读到这一处的时候,我就哭了。存心说谎,是一件让我多么痛恨的事情。我相信那些夫妻,既然关心他们的婚姻到一个地步,愿意去做咨询来修补、维护它,那么他们多少还是相爱的吧?在相爱的两人之间,事实是怎样地被——主动或者被动地——扭曲了呢?我们的记忆,以及我们自以为的真诚,是有多么的不可信?

到了星洲以后的某一天,我将这件事和住在星洲、已经与丈夫经营了三十五年幸福婚姻的泰莱莎姐姐提起。是啊,她平静地回答,这是常有的事——两个人各自有各自的视角,各自有各自的立场。

我曾经以为,客观事实是可以与主观理解剥离开的。就像石膏像写生,同一个东西被不同的画者从左边、右边、后边去看,当然画出不同的画面来;然而大家的画面都不完整,因此虽然画面不同,不至于不同到构成矛盾的地步。我忽略了,人类有一个特别强大的能力,叫做脑补。如果不是画画,而是描述甚至转述一件事情,那么,我们不习惯承认:我们所看到的事情,是不完整的。当我们脑补的时候,强大的脑部能力根据已有的信息,按着逻辑,将缺失的部分织补、推断出来。一座右半边脸完好、然而左半边脸满是疮疤的石膏像,在两个转述者的口中,就变成了两个人。

我们的逻辑,是我们发明出来的东西,它受我们的思考能力、经验知识所限。如果两个转述者,一个自身拥有完美的脸,另一个从儿时起就饱受日晒雨淋,还在盛年已经满面风霜呢?同时,他们各自生活圈子里的人,看上去也和自己一样?

来自亲朋好友、媒体网络的声音,常常劝告我们去寻找三观相同的人: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比较能够彼此相融,进入幸福的生活。这似乎正确,不过,幸福是什么呢?你所定义的幸福,包括要看清世界的真相吗?

为什么,你的心,好像在逆着社会的潮流,悄声但坚定地在对你说:寻求真相是正确的事。为什么,我的心,会因为相爱的人无法在记忆上达成一致,而感到如同小孩子弄丢了家一般的悲伤。

下一篇

评论

© Ra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