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g

伊零 | 和耶稣一起旅行
头像是亲爱的Anna的作品。

“不着一字,谬以千里。”

在去往星洲的17小时航班上,我连了无线网络,一篇一篇一篇地读一个人的文章[1]。我以前觉得是他的文笔和思想打动我,后来渐渐觉得不仅仅是这些——我们有相似的成长经历,喜欢阅读同类的书。这些相似之处,只会在他的文章里时隐时现地提及而已,然而当我读到这些痕迹的时候,我就明白了,为什么他的文章通篇散发着让我感到亲切的味道。

我所竭力地、试图透过文字传达出来的,真的能够透过这几分钟阅读里短暂的交汇,而让你明白吗?抑或,因为你的眼睛遇见我的文字以前,我们已经各自走过了那么长、那么长的或许各种类似或许截然不同的路程,所以,能够明白我所说的话的人,你一看就明白了;然而不明白的人,即使读了,你依旧不明白呢?

这样的问题,足够重重打击到十年前的那个我自己,或许会因此而颓然放下笔。然而我今天知道,眼睛与文字的碰撞之中,还是存在着各种可能性的。我过去整个生命的航向,曾经在别人几句话的推力之下,被彻底地扭转了,因此我知道。当时我心灵的耳朵,在环境的各种作用之下,已经打开了,因此仅仅是几句话,然而能够楔进我的心里,继而,燃起生命极大的改变。

想要听见什么,从来都不容易,因为这意味着至少在听的那一刻,放下心里已经建设好的很多东西。我自己在很多、很多时候,就不是一个会听的人。因此,我对于那些敢于去听的心,怀有真诚的羡慕和极大的崇敬。

 

[1] 微信公众号:无花果听歌

下一篇

评论
热度 ( 6 )

© Ra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