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g

伊零 | 和耶稣一起旅行
头像是亲爱的Anna的作品。

跃迁记.下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看看晚饭时间快到了,我就往机场去,想着问问航空公司服务台,是否能免费管我一餐。结论是不能。服务台当值的中年男人一脸遗憾地向我解释:这类由天气情况造成的延误,航空公司并不会把住宿负责到底,既然和他们合作的旅馆房间已经订满了,在这方面他们也没有更多能做的了。他一边这样说着,目光却没有离开过面前的一把登机牌,好不容易,才把我这复杂的状况理了个清楚。既然我要去星洲,为什么不能坐今晚从三藩出发的那一班呢?航班的座位已经满了。从邻近的洛城出发去星洲的航班,同样是每天晚上发一班,今晚出发的却没有满,那又是为什么我不能坐它?从三藩到洛城,虽然只需要飞一个小时,航班上的座位数量也是有限,昨天客服人员为我改签的那一班航班,时间有点晚,当我今晚飞到了洛城,去星洲的航班刚好已经起飞离开——而这一错过,就导致,我要在洛城滞留一整天了。

中年男人问我:是三藩人吗?我回答:不是,我从北卡飞过来,无论在三藩还是在洛城,都没有家。而在洛城要找住的地方,对我来说,比在三藩要更难。回答着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心里并没有波澜。中年男人一边沉吟一边盯着电脑屏幕,又给航空公司的某个部门挂了一个语焉不详的电话,最后把服务台的另外两位大姐也招来了,三个人一起嘁嘁喳喳地商量我这摊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情——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他们能给我提供更多的帮助吗?我的脑子里甚至没有在问这些问题,因为并不想问。我的心没有在转着任何念头,只是很温柔、很平静地在和我的天父待在一起。我知道最后的结果已经被他安排得好好的,所以在这一刻,我感觉不到自己对这些细节有任何的担心。

中年男人突然向我发话了:“你现在去试试坐222号航班!如果能坐上,今晚你就能从洛城飞星洲了。” 这222号航班的登机,在一分钟之后就要开始!捏着新打印出来的登机牌,我在机场里一路小跑。登机牌上,应该有座位号的地方印着"standby"——也就是说,飞机上本来没有空位,然而当登机时间截止了的时候,如果有旅客没来,以至于飞机上有了空位,那么,我就可以坐了。以这种方式登机,过去我只有耳闻而已,是空务人员和他们的亲属才能得到的特别待遇——没想到今天,或许我要第一次经历了。

我在登机口外面长长的旅客队伍旁边找了个椅子坐下,安安静静地,等待了二十分钟。当空务人员招呼我登机的时候,我似乎觉得,这一刻的到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并没有多少的悬念——虽然,惊喜和感恩的感觉,同时也是真实存在的。关于在洛城如何住宿?又要如何在后半夜从机场到住的地方?从知道要在洛城滞留一天的时候开始,我就在祷告和考虑了,然而祷告来、祷告去,也并没能在脑子里找到那种就像拼图拼上了一样、能够感觉出来是天父安排的解决方案,所以才决定等着,到机场去问了再说。原来,我本来就不需要在洛城有什么解决方案。原来,答案在这里。

我在洛城机场里,发往星洲的航班登机口,准备关闭手机,加入长长的登机队伍了,这时候我发信息给几位知道我旅行情况、为我祷告的朋友,逐一跟他们报平安和道别——其实,这班长达17个小时的航班,号称有收费的无线网络,或许它真的能用而且价钱合理,所以,或许不消一个小时,我们又能连上线了呢?人和人尚且能连接到这个地步,全能的上帝和人的连接,虽然像手机信号一样无形,然而在人这个终端上面能够体现得多真实、多亲密、多奇妙,当我在认识他以前,是穷尽自己的想象力,也想象不出来的。那个时候的那个我,大概会对因为错过航班而陷入困境的自己说:“谁叫你买机票的时候贪便宜,什么便宜买什么,却没有考虑好,要在两班航班之间留出充分的余地呢?现在活该了吧!?你自己造成的错误,你只好陷在它里面,别人不应该、也不能帮你,就算是上帝也一样。”我是多么的、多么的庆幸,真实的天父不是当年的我妄想当中的那个样子。我的错误,他来遮盖,用他的能力、他的恩慈。


 

-跃迁记.完-

2018.4.13于星洲

评论
热度 ( 2 )

© Ra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