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g

伊零 | 和耶稣一起旅行
头像是亲爱的Anna的作品。

跃迁记.中

三藩的夜里无声地落着雨,坐在丽莎的车里,我无声地在心里对天父说着一百个感谢。这次出门,轻装简行,我连雨伞都没有带。丽莎家的客厅又整洁又安静,一张宽大温柔的沙发迫不及待地接纳了我。一夜好眠,直到满室亮起晨光,而后是悠扬的日光。

四月的三藩,空气明亮湿润。我和丽莎信步在街上走,白云底下,宽阔的大街上无拘无束地吹着爽快的风,那风的质地是海边的风,虽然视野以内半点也见不着海的踪影,反而望得见远处青绿平缓、与天相接的山丘。山丘上这里一簇那里一簇地错落着小小的房子,像少女的头发上点缀着花朵。

我心里怡然得很,虽然还不晓得今夜到了洛杉矶之后,又要睡在何处。洛城有我一个好久没联系的老同学,还有一家远方亲戚;然而我的航班到达之时已过午夜,请求他们后半夜到机场去接我?对于这样的做法,我心里没有平安。或许这不是我应该操心的,因为我还没有确定,自己的住宿不能被航空公司解决。虽然为误机旅客提供住宿的那家公司再次告诉我,他们在洛城的宾馆房间也都被订满了;然而或许航空公司的服务台能为我想出其他办法呢?吃过了美味的越南米粉午饭,丽莎和我都觉得困,于是回到她的家,爬回各自的床和沙发,在周六下午的大好时光里,再次迷糊过去了。

我能听见十年以前、还不认识耶稣的那个自己,对今天这个自己惊呼“心好大!”的声音;还有“为什么对于自己重要的事情这么不负责任,如果到了机场服务台,发现仍然不能为你解决住宿那么怎么办,现在你还有时间所以应该抓紧时间研究一些解决方案出来,你为什么睡觉,你是不是懒”这样饱含焦虑的劝告或者说指责。自从遇见耶稣、开始被他带领和安排着生活以来,我很少再为自己安排plan B。需要休息时就休息、见招时拆招,几乎总是足够。宇宙的下一步要如何发展,有无限种可能,然而实际上只有一种会发生——这一种,他知道,而且不吝于用有声或无声的方式,在我聆听的时候,就轻轻地、温柔地告诉我。

-待续-

评论 ( 2 )
热度 ( 3 )

© Ra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