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g

伊零 | 和耶稣一起旅行
头像是亲爱的Anna的作品。

跃迁记.上

我从杜镇出发,经三藩转机前往星洲的航班,预定是要在星期五晚上六点半启程。然而在周五当天上午,我就接到航空公司的电邮,说:三藩天气不良,可能会影响到晚上的航班时间。于是我开始祷告,求天父特别要保守遮盖我的行程,给我恩典。因为当初买机票时选择了最便宜的机票组合,结果我所预订的两班飞机,其间在三藩的转机时间只有一个小时——如果发生什么意外,我莫不是要错过从三藩去星洲的飞机了。我从来不曾错过航班,所以也不晓得,如果错过了会如何?许多的问号突然出现在脑子里面,我只有在祷告里将它们全部交托给祂。

杜镇机场的登机口,设施或许是新近更新过,候机座椅每隔几个座位就装有电源插座,可方便了我这种旅行还带着笔记本电脑和工作的人——一边做事一边等待登机柜台发出来飞往三藩的航班到底什么时候能够起飞的消息,这航班到底是因为三藩的天气状况而被延迟了。从三藩出发的第二班航班也会被延迟吗,还是会准时起飞呢?如果当真错过了第二班航班,我需要自己负责预订下一班航班吗?我是否需要承担下一班航班的费用吗?假如我非得在三藩过夜不可,住宿问题要怎么解决?我摸出电话来打给航空公司的客服,令人惊喜的是,接通得很快。客服也没有办法预测第二班航班会不会准时起飞,到底会赶上还是会错过它,看来只有当我到了三藩机场才会知道了。幸好,如果我错过了的话,航空公司能帮我改签到下一班去星洲、而又有座位的航班,不再多收费用,并帮助解决住宿——客服人员告诉我,在三藩机场落地以后,我只需要到那里的服务台办理就可以。

从杜镇到三藩的飞机最终延迟了整整一个小时,在三藩降落的那一刻,我与仍然准点出发去星洲的飞机擦身而过了。在这个周五的深夜,三藩机场的服务台前拥满了人。从三藩发往星洲的国际航班,每天只有一班而已,当长长的队伍终于排到我的时候,第二天的航班也已经满员了!客服人员露出半个苦恼的表情,然后为我改签了飞到洛杉矶、再从洛杉矶飞去星洲的两班航班。从三藩起飞去洛杉矶的时间:明天傍晚。从洛杉矶起飞去星洲的时间:在那以后再过二十四小时,后天。

突然之间,在巨大熙攘的三藩机场里,我感到只剩下我自己,和陪伴着我的天父。

我拿着客服人员给的、印有住宿信息的小条子走出服务台,开始按着小条子上的号码打电话。小条子上的信息是一家和各大航空公司合作、专门提供误机旅客住宿业务的公司。不幸的是,这家公司在三藩所能够提供的旅馆房间,今晚已经被订满。那么今晚我要住在哪里呢,航空公司应该为我负责到底吗?我想要折身回到服务台去,看看那里人头攒动的长队,又有些犹豫。

这时候手机震动起来,我收到一条某个应用邀请我加入的微信,来自一个朋友,后面紧跟着她一条自己写的信息,抱歉不小心发了这个东西给我。

我回复过去:没关系的,但是很高兴看到你有消息,你还好吗?

我们上一次联系,或许还是在过年期间,彼此发发祝福短信。几年前,她在杜镇求学,后来又留在本地找工作,彼此就来往得很勤,有一段日子她甚至暂住在我家,因为她的情况不适合单独租房子——杜镇的商业租房,合同几乎都是半年或者一年一签的,然而她在找工作,不晓得什么时候找得到,因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需要搬走。后来她找到了工作,又换了更好的工作,大半年以前,她搬去了自己一直向往的加州。好久不联系,我心里觉得对她有些亏欠,虽然她确乎告诉过我自己具体是去了加州的哪个城市,然而这时候我已经忘记了,一时又不好意思问起。

这时候她的消息来了:你最近怎么样?

我直白地回复道:我在转机,因为航班延误,所以被困在了三藩机场。

很快手机有了动静,短短的振动,感觉起来惊天动地。屏幕上清晰地浮现出来,她写的短短的信息,她说:我住的地方离三藩机场只有四十分钟车程,我去接你,今晚来住在我的家。

-待续-

评论

© Ra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