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g

伊零 | 和耶稣一起旅行
头像是亲爱的Anna的作品。

大瀑布记.二

后来很长的一段日子,种种事情都被我们遗忘在囫囵地塞进书包里又仓促地带回家、然后就不曾再摊开来整理的登机牌、餐馆小票、景点介绍手册等等一系列记忆的碎片里了。

那时候我们在水牛城的一间旅馆下榻,水牛城距离尼亚加拉瀑布城大约四十分钟车程,在北美人的认知里,算不上远。早晨我们开着租来的车,顺着尼亚加拉河沿岸的I-190公路北上,道路左边是奔腾的河流,右边绵延着一座废弃的化工厂,斑驳灰白的建筑与我们之间,舒展摇曳着金黄的野花。天色擦黑的时候,我们再沿着同一条道路开回旅馆去,中途经过一座横跨河面的公路桥,桥高而长,在顺桥而上、抵达拱顶以前的那个过程里,你可能会有种驾驶着车子在准备起飞的错觉。许多、许多的河鸥,像星星一样散布在车窗以外的天空。

(想飞的时候就可以飞,是否做一只鸟儿比做人来得更幸福呢?不过那样一来,不就没有了工资、食堂、和健康保险了吗?)

旅馆的前台有个中国姑娘,一看见我们就热情得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说起中文,我理解这种他乡遇故知一般的感受——又或许是我们将自己的感觉投射到了她身上也未可知。萍水相逢的人,然而在下一个街角遇见又遇见。人生地不熟,我们不晓得、也没有去多想这座城市的治安怎么样,直到为了去二十分钟脚程以外的超市而徒步走在街上的时候,见街道上冷冷清清的几乎空无一人,偶尔擦肩而过一两个陌生面孔,又仿佛隐隐地显着不怀好意的神色——赶紧买好口粮饮水,我们一边祷告一边匆匆地奔逃而回的时候,迎面碰上她,神色安然地站在这条日色幽深、楼影幢幢的小巷子里,说:我就住在这里啊,这片地方安全得很。

或许旅馆的前台轮班频繁,我在那里终没有再见过她;下一次相见,却是在大体育场里,一年一度的“全美鸡翅节”上——水牛城是全美驰名的水牛城鸡翅(Buffalo Wings)的发源地,当地的众商家扯了这个由头,每年都挑一个周末租一个大型场地展销从历史悠久到新颖奇葩的各种口味的鸡翅,佐以可乐、其他配菜,算得上是这城市里一年一度的美食盛事。恰好我们就赶上了一整年里面的这短短三天。天气却不作美,当我们在一家鸡翅摊前特别漫长的队伍里看见她的时候,整个体育场里的好几千人正被突然普降的滂沱大雨浇得狼奔豖突,好不狼狈——从这条队伍的坚持不懈来看,我们也了解到谁家鸡翅是特别值得买的了。她是从班上得了个小空,就赶紧出来买这驰名的鸡翅的,过一会儿还要顶着雨赶紧回去,我们就匆匆道了别,这是我们最后一面。所以,她大约也无从知道后来,我们和许多人一起在场边的看台底下,冷得哆哆嗦嗦地被大雨困住,等到忍无可忍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就一起祷告,祷告雨停,祷告我父母能这样亲身经历到上帝的真实和大能。然后,雨停下了。

- 待续!待续! -

评论 ( 5 )
热度 ( 6 )

© Raing | Powered by LOFTER